实时滚动新闻

山东脱贫迁建工程发生百人牛牛事故 层层转包隐患多

2019-11-25    百人牛牛    雷玄    点击:

  山东省菏泽市东明县焦园乡,是黄河进入山东省的第一乡。2017年,山东省提出用三年时间通过外迁安置、就地就近筑村台、筑堤保护、旧村台和临时撤离道路改造提升等方式,全面完成滩区群众的迁建任务。

  近日,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的沈先生通过百人牛牛投诉称,他的工程队今年年中已经完成了焦园乡6号村台的修筑围堤工程,而去年8月一名工人为应付东明县领导检查导致触电而亡,今年1月14日一名工人发生心脏猝死的事件,仍然没有说法。

  近半年过去,沈先生这个被层层转包的“国家重点扶贫工程”,工程款也没有着落。被东明县焦园乡视为“外地人”的工程队,已经大部分转至别的工地,沈先生走访了东明县的多个部门讨要说法,迟迟没有下文。

\

重点工程:滩区群众的脱贫迁建

  黄河滩区居民迁建村台安置工程,是山东省脱贫迁建工作的基础。在多个媒体资料上显示,项目建成后,对改变滩区因房致贫现状,促进当地群众增收、脱贫致富,真正实现“挪穷窝、拔穷根”、安居乐业,推动东明县打赢脱贫攻坚战,同步实现全面小康具有深远意义。

  曾经,黄河泛滥让滩区人民饱受艰辛。“三年攒钱、三年垫台、三年盖房、三年还账”,是滩区群众居住难、生活难的真实写照。作为黄河入鲁第一市,黄河在菏泽境内长185公里,流域面积504平方公里。由此,菏泽市成为了山东省黄河滩区居民迁建的主战场。

  为了不让滩区群众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中掉队,一场旨在改变百姓命运的“脱贫迁建”战役在黄河滩区打响。

  2017年,山东省提出用3年时间,通过外迁安置、就地就近筑村台、筑堤保护、旧村台和临时撤离道路改造提升等方式,全面完成滩区群众的迁建任务。村台安置,是在距离黄河大堤较远的村统一淤筑村台,在村台上建设房屋集中安置群众;外迁安置,是对距离黄河大堤较近的村进行滩区外迁集中安置。

  村台建设,要经过修筑围堤、吹沙淤台、半年沉降三个阶段,结实牢固后才能在上面建房。这些集中修筑的村台高度一般在4米左右,可防20年一遇的洪水和8级地震。最大村台占地1158.71亩,可安置人口8100多人。

  2018年7月中旬,为落实总理在山东、河南调研时对黄河滩区脱贫迁建的重要指示和省委书记在山东省菏泽市东明县调研黄河滩区脱贫迁建工作会议精神,扎实有序推进东明县黄河滩区居民脱贫迁建工作,根据国家对黄河滩区迁建总体部署要求和山东省发改要求,结合东明县黄河滩区实际,编制完成了《山东省东明县黄河滩区居民迁建村台安置工程实施方案》。《方案》建设规模为130个村,28983户,106820人,建设22个社区,总建筑面积4214760㎡;住建面积4214760㎡,公建面积194168㎡。

\

6号村台的两起悲剧:一开始就不简单

  2017年11月9日,中国政府采购网发布公开招标公告——《山东省东明县黄河滩区居民迁建村台工程跟踪审计服务项目招标公告》,文件称,项目共划分三个标段:第一标段:焦园乡10个村台,总投资约5亿元;第二标段:长兴集乡10个村台,总投资约4.8亿元;第三标段:沙窝镇2个村台、菜园集镇2个村台、马集外迁建设项目,总投资约2.8亿元。公告称,资金来源为财政资金,并公示资金落实情况为“已落实”。

  2018年2月6日,东明县人民政府网站“信息公开”里展示了《东明县黄河滩区居民迁建村台工程施工二期项目》显示,沈先生后来接包的“东明县焦园乡6号村台”的第三标段赫然在列,在“投标人资格要求”里,明确了这一标段的要求为五点:第一,本次招标要求投标申请人须是具备港口与航道工程施工承包贰级及以上资质或水利水电施工总承包贰级及以上资质的法人企业;第二,本次招标要求拟派项目经理须具备港口与航道一级或水利水电专业一级注册建造师,拟派注册建造师必须是在本单位注册的建造师;第三,拟派本项目技术负责人须具备相应专业高级工程师及以上职称;第四,无不良信用记录;第五,各潜在投标人可同时投报2个标段,但只能获得一个标段的中标资格。

\

2017年12月,沈先生带着他的“微山湖工程队”来到东明县,拿到“东明县焦园乡6号村台”的项目,就是与沈先生工程队签订项目的,就是村台公示的“施工单位”——南阳市御龙建筑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具有投标资质的这个公司,经过沈先生多方查验,这家公司成立于2000年10月,具有水利水电工程施工总承包壹级资质、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贰级资质、市政公用工程施工总承包叁级资质。“东明县政府都相信的公司,肯定不会错。”

  当他所在公司与这个中标公司签订完合同,沈先生才发现,这个公司只是个“名头”,“实际操作的是当地的一个‘大佬’,他能打通政府和中标公司的关系,签订合同后,我们才发现,这是一个层层分包的项目,南阳的公司只是个壳,具体都是东明县的这个本地人操作,通过项目部让我们干活,然后给我们工程款。因为已经签署了合同,我们这些外地人不得不加紧干完,拿了工程款就跟这个事情没有关系了。”

  沈先生回忆,村台项目整个工期一直特别赶,中间不断有领导检查,“6号村台有两艘河道抽沙船负责抽沙,有一次坏了一艘,项目部要求开机打水也行,就是为了给领导看。”工程队触电身亡的满师傅,就是为了应付类似的检查。

  2018年8月初,东明县焦园乡天正热,沈先生还记得当天的情况,“7月底开始,焦园乡6号村台就已经开始不具备开工条件。项目指挥部领导为要虚名,逼迫做假开工,8月初导致1名工人触电死亡。项目部说,上头有县里领导过来检查,项目部书记就一直催催催,着急出沙。当天吃完饭,满师傅负责的抽沙泵要求多干一会儿,当时触电了,其他工人们都不在身边,满师傅被送到县医院,已经没有了脉搏。”

  满师傅的事情发生后,沈先生四处找工程负责人,“我们工程队和工人家属都去了现场,项目部、县里领导都没有人过问,打电话也没有人接听。我们工人看到了项目部总经理偷偷去了医院,还打听了满师傅的情况,可对方称‘去医院看病号’。”

  沈先生清晰的记得徐师傅发生心脏猝死的事件。“1月14日,徐师傅因长期被要求大量干活,后又转变为金钱诱惑,导致徐师傅心脏猝死,酿成了6号村台的另一个悲剧”。

  

\

事件背后:神秘的村台“转包方”

  关于这个什么的分包人和县医院收治满师傅的情况,沈先生说,都是后来走访了“当地人”才了解的情况。

  因为沈先生的“微山湖工程队”都是自己家乡的人,发生了满师傅的触电事件后,项目无人理会此事,沈先生赔付了满师傅108万元,在工程队的证明下,与满师傅家属达成了和解,双方签订了协议,并按了手印。

  然而,沈先生认为,既然为了工程检查发生了百人牛牛事故,项目部和政府应该有个说法。另一方面,“即使付出了血的代价,今年6月村台修筑围堤工程圆满完工,大部分的工程款却没有了下文”。

  据沈先生反馈,他们与南阳市御龙建筑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签订村台项目工程后,一直是当地能打通关系的“大佬”负责支付他们的费用,“原本合同金额为一千两百万左右,已支付4百多万,截至工程完工,还需要支付八百多万元给我们”,工程紧赶慢赶已经完工近半年,沈先生多次打电话给这个“大佬”,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不见面,电话也不接。有几个村台付了多少钱,工人们都会合计,都知道政府的钱早就批下来了,但是6号村台就是没有动静。我们工程队卖了抽沙船和一些设备,但是还有部分工人工资,我们这个唯一的外地工程队实在无法垫付,就拨打东明县的各个部门的热线,希望这个转包方能露面,给我们一个说法。”

  接到沈先生投诉,百人牛牛记者赴山东省菏泽市东明县了解相关情况后,11月7日,该县宣传部相关负责人答应了解相关情况后给予回复,截至记者发稿,仍未收到相关问题的进一步回复。

百人牛牛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2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百人牛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