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滚动新闻

幼儿园“病毒灵”泛滥恐因监管不当而非监管缺乏

2014-03-25 09:53    网易    杨支柱    

  最近西安市、吉林市、宜昌市都曝出给孩子长期喂食“病毒灵”等药片的恶性竞争事件。其中西安的枫韵幼儿园从4家医药批发零售企业先后分10次购进“病毒灵”54600片,幼儿喂药的历史长达5年;吉林的芳林幼儿园给幼儿喂药的历史也至少长达3年。幼儿园这样做,当然是为了保证入园幼儿的出勤率。但是幼儿园为什么这么总是幼儿出勤率呢?

  媒体的万人牛牛评论,在我目力所及的范围内,不是肤浅就是误入歧途。许多媒体告诉我们,这些都是民办幼儿园,民办幼儿园那么在意孩子们的出勤率是为了免于退费,因为民办幼儿园之间已经陷入恶性竞争,利润微薄。似乎只有实现幼儿园的全面国有化,才能避免这样的恶性竞争。

  不过以我所知的北京地区幼儿园的情况,事实并非如此。幼儿园的退费,退的只是伙食费而非学费。幼儿园的伙食费也不像小学那样是一顿10元而是一天10元,含两顿饭,两顿饭前两小时还各有水果、点心一次。就算毛利100%,一天退费也不过5元,一个月退10天(除掉周末和节假日一个月总共才20余天)才50元。何况因为伙食预订的缘故,通常请假的第一天是不退的,有的幼儿园还是连续请假超过3天才退!

  北京地区的幼儿园分三级三类,据说“级”代表场地、设备等硬件,“类”代表师资、课程、卫生等软件。在三级三类之外,尚有少量“示范幼儿园”。这样不算那些未经批准的半地下状态的幼儿园,北京地区的幼儿园也被分成了10个等级,每个等级之间月收费相差数百元。除了收费差异外,这种分类还导致望子成龙的父母们拼命把孩子往所谓高档次的幼儿园送,为此而不惜另交每年八千或一次性数万元的赞助费(教委的文件是禁止的,但事实上一直存在),甚至还要找关系请客送礼。北京地区幼儿园的这种分类并不限于私立幼儿园,我所知道的挂着某级某类牌子的几乎都是公立幼儿园。不过这些公立幼儿园据说也都承包给园长了,因此公、私之分并无多大意义。

  我稍微搜索了一下,发现出事的陕西、吉林、湖北等省幼儿园也是分级收费的。我怀疑出勤率在这些省是评价幼儿园卫生水平从而决定幼儿园等级的重要指标。如果我的这一猜测成立,那么给孩子吃病毒灵等药物预防感冒以提高出勤率的动机显然主要不是因为缺勤要退伙食费!由于幼儿园分级收费在我国是一种普遍现象,给孩子长期无病吃药的幼儿园未必只有这几个城市才有,也未必只有私立幼儿园才会发生,可能还有更多这样做的幼儿园未被发现!我建议各地政府检查一下本地教育、卫生行政部门制定的幼儿园评级卫生标准中有没有出勤率这一项,如果有,发现幼儿园给没病的孩子日常服用病毒灵之类就是迟早的事!

  中国大陆的多数官员和媒体骨子里还是充满对“一大二公”的偏爱,出了坏事总习惯于归罪于私有,归罪于竞争。其实市场竞争通常是良性的,政绩竞争才是恶性的。政府人为地给市场主体划分等级,在不同等级之间制造显著的待遇差异,特别是这种等级还相对固化(因为政府不可能每月或每个学期重新给评级一次),极大地提高了市场主体之间恶性竞争的积极性,并使这种竞争异化为政绩竞争。这正是半市场化的中国大陆恶性竞争远多于欧美老牌市场经济国家的原因。

  无论是为了发财还是为了升官,如果由市场或民意决定,那就必须靠踏踏实实的努力,因为群众的眼睛千千万万,随时随地都有人盯着。相反,如果由政府或者上级决定,就可能产生贿赂、弄虚作假和短期行为。幼儿园靠药品维持高出勤率而不顾对孩子们健康的慢性危害,显然是一个做给教育、卫生行政部门看的形象工程。幼儿园给孩子吃“病毒灵”的竟然那么多,非因缺乏监管,实因不当监管。

标 签:幼儿园病毒灵    病毒灵    病毒灵事件    

相关新闻: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百人牛牛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服务声明 |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02 -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