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滚动新闻

哈药集团旗下药房半年二度售假 宣称质量零事故

2013-12-26 00:00    中国经济网         

  12月13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通报称,其在保健食品执法检查和抽检中,查出了包括哈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宝葫芦大药房销售的“赛而牌维美克减肥颗粒”在内的21种产品含有酚酞、西布曲明等违禁化学药物成分,属于假冒保健食品。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像西布曲明这样的违禁成分,具有兴奋、抑食等作用,常被不法商贩添入减肥保健品中,有增加心脏病的风险,严重时可导致肝功能损害。

  值得注意的是,哈药股份(600664)并非第一次触碰“售假”的高压线。早在半年前,在国家食药总局的查处中,哈药股份宝葫芦大药房所售的“金美纤体鲜豆浆”就曾被检出含违禁减肥成分“酚酞”。

  雄踞东北的哈药集团近年来业绩一直稳中有升,但其终端药店的进货把关和失责的后续管理越来越受外界诟病。同时,记者获悉,近十年来,行业巨头哈药屡屡爬上监管部门的黑名单,各种虚假广告宣传、产品质量问题累计不下十项,与其一直对外维护质量优先、百人牛牛至上的良心药企形象极为不符。

  半年二度售假

  在质量危机频发的保健食品领域,减肥产品非法添加违禁药物,一直是药监部门重点打击的对象。此次多家上市公司的卷入,让事件更受外界关注。

  在国家食药总局的曝光名单中,哈药宝葫芦大药房所售的“赛而牌维美克减肥颗粒”,上市公司九芝堂(000989)旗下药店所售的“优美?减肥胶囊”,以及蚁力神牌鸣琪胶囊等产品,均被检出含有酚酞、西布曲明、二甲双胍等违禁化学药物。

  据了解,在2010-2011年的两年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先后对含有西布曲明及酚酞等成分的各类减肥药采取禁用措施。原因正是这类看似效果显著的减肥产品实则对人体健康存在严重隐患。

  例如,哈药所售违禁产品中查出的酚酞成分,原本是泻药的主要成分,能够直接引起分泌性腹泻,容易让服用者对药物产生依赖,长期服用则会导致结肠黏膜黑病变等严重后果。

  “西布曲明则是一种中枢神经抑制剂,具有兴奋、抑食等作用,它有可能引起血压升高、心率加快、厌食、失眠、肝功能异常等危害严重的副作用。”药业专家告诉记者。

  由于有增加心脏病的风险,美国、澳洲、欧盟等国早已陆续废止该药品的许可证,并令制药厂回收此类药物。2010年10月30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正式宣布国内停止生产、销售和使用西布曲明制剂和原料药,撤销其批准证明文件,已上市销售的药品由生产企业负责召回销毁。

  当时,重庆太极集团旗下风靡多时的曲美减肥胶囊就因为含有西布曲明成分难逃退市命运。

  而此番涉事的哈药股份宝葫芦大药房却是半年来再度被监管部门查出“祸端”。

  就在今年6月21日,国家食药总局对“白领牌女性减肥冲剂”等13种假冒保健食品进行统一查处时,哈药旗下的这家零售药店所售的“金美纤体鲜豆浆”就曾被检出违禁减肥成分“酚酞”。

  哈药股份对旗下药店所经营的产品是否有严格的进货资质把关,在药品销售管理上是否出现失责行为,售假原因究竟为何,哈药对此如何整改,诸多问题,吸引着外界的高度关注。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哈药集团并未对此事作出回应。

  十年屡次违规

  哈药往“葫芦”里装假药的“传统”并不是从今天开始的,据不完全统计,哈药旗下药品、保健品在过去十年至少遭遇了超过十次以上的重大产品负面曝光。哈药旗下几乎大部分比较有名的产品,也都曾经涉及广告违规。

  早在2001年,济南市卫生局就因为“盖中盖”和“朴雪”口服液存在夸大宣传疗效的问题而禁止其出售。2005年,陈小艺代言的“三精牌葡萄糖酸钙口服液”、江珊代言的“钙加锌”等哈药旗下产品的广告均因涉嫌广告违规而被工商部门叫停。同年,哈药六厂推出的一款瘦身饮料因为明确宣传了产品的功效,涉嫌违规宣传而遭到有关部门的打击。2006年,北京市药监局亦发布公告称,哈药涉嫌发布违法药品广告。同年,哈药集团三精黑河药业公司登上了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局公布的诚信经营“黑名单”。

  2007年6月6日,哈药“牛鲜茶”因“严重篡改审批内容进行违法宣传”而被国家食药总局撤销广告批准文号。此后在浙江省发布的虚假违法医药广告警示中,哈药集团三精千鹤制药有限公司的牛鲜茶也榜上有名。2008年,在《广东省2008年第一期违法保健食品广告公告》中,哈药旗下的又一款知名产品“新盖中盖”名列其中。同年,哈药集团世一堂制药厂生产的五海瘿瘤丸被国家食药总局列为违法广告药品。

  不知源于何种惯性,哈药如脱缰野马,停不下来。丑闻持续延烧。

  从2009年至今,包括“四川食药监局因擅自扩大药品功能而“封杀”哈药33种药品的广告”、“江苏省下令暂停哈药集团世一堂制药厂生产的微达康颗粒销售”、“哈药集团制药总厂制剂厂生产的‘新贝增盖高钙片’重金属铅超标而在深圳被叫停”以及“哈药世一堂‘止咳喘冲剂’违法宣传在云南省被禁”的案例林林总总,几乎在哈药集团旗下的各大业务分公司全面开花,堪称系统性爆发。

  2006年曾经携旗下16家所属企业联合发布百人牛牛倡议、宣称以“产品质量零事故”为永恒目标的哈药集团,却在一次次事故中沦为质量管控的“惯犯”。在哈药屡次触线的背后,一直靠广告效应驱动产品销售的哈药模式,近年来也逐渐显露出疲态。

  营销模式遇困

  哈药子公司三精制药(600829)三季度财报显示,总营收同比下降23%,净利润亏损较中季报进一步扩大,共亏损6600万。哈药股份2012年财报则显示,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76.63亿元,同比增长1.16%,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5亿元,同比下降43.81%。至此,关于哈药模式的讨论再次被舆论推高。

  药品营销界内一直将哈药集团旗下各制药单位在2001年之后,以强势的广告攻势炮制市场效应促使企业名气急速扩大业绩迅猛飙升的运作方法,称之为“哈药模式”。

  有相关研究人员曾表示,从1999年开始,哈药在国内各大卫视大规模投放广告,每位电视观众只要打开电视机,十分钟之内,无论哪个卫视频道还是地方电视台都可以看到三精制药和哈药六厂的广告。

  实际上,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至本世纪初,哈药利用“见缝插针的广告投放和强大的明星阵容”成功地塑造了自己的品牌形象,也使得哈药六厂这个濒临破产的药厂,迅速在短时间内起死回生。哈药因为广告轰炸被国人熟知,并逐渐成为行业巨头,总营收从2001年的53亿,迅速增长到2012年的176亿。

  记者查阅哈药近几年财报发现,“哈药模式”的广告投入与业绩逐渐出现倒挂现象。

  2011年,哈药股份5.78亿的净利润比起2010年的11.3亿,同比大降48.85%,2012年净利润4.99亿,同比下降14.67%,但哈药股份2012年的广告宣传费用为6.48亿,比起2011年的4.14亿,上升了57%,同时该年广告费是同期净利润的1.3倍。

  根据数据统计,去年108家药企的广告费用支出金额总计超68.76亿元,哈药股份近9亿的广告费用就占去13%,位居广告支出榜首。

  业内人士表示,在竞争日趋激烈的药业市场,如果缺乏核心竞争力和产品的质量控制,单凭砸广告已经很难促使消费者对某个品牌持久追捧,巨额广告更多的是在稀释公司的利润,效果只会逐渐式微。(时代周报)

标 签:违规售药    域桥    格来德    宜信    

相关新闻: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百人牛牛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服务声明 |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02 - 2013